心理咨询服务热线
13592517310
内容详情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案例中心 >> 抑郁焦虑 >> 详细内容
抑郁症患者自述“我们心中的渴望”
发布时间:2019-08-06 点击次数 次  作者:admin
    对于抑郁症这件事,我一直持着刻意回避的态度,并没有经过专家的诊断也没有展现给其他人我的症状,所以我在别人眼中一直是阳光、温和的文艺青年,抑郁症的标签从没在我身上挂过。

    那为什么我会言之确凿的说我有抑郁症呢?

    因为尽管在人前展现得很正常,但一直都知道每天心情会有多压抑,甚至经常在没有人的时候哭起来。这不是因为压力大或者情绪低落,而是真真切切的毫无缘由的压抑,甚至连思考都感到反胃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——感受不到快乐的情绪,不是因为不开心或是什么,而是单纯的丧失了快乐的能力。

    身边的人看到我经常面带微笑,别人说笑话、讲故事我也跟着笑,认为我很聊得来,也很合群。讽刺的是,我笑根本不是因为开心喜悦,而是看到其他人在笑,我也跟着罢了,他们为什么会快乐?

    我真的感受不到。每天其实就是戴着假面,但内心却不断考虑着自杀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    这,就是抑郁症。

    其实抑郁症并不是什么稀罕病,很多人都有,只不过是严重程度不同罢了。因此,请不要把抑郁患者视作特立独行的怪物,也不要对抑郁症畏如猛虎,抑郁患者可能就在你我身边。迄今为止,医学界也并不清楚抑郁症的病因,每个人情况各不相同,我的原因我自己很清楚——压力。

    我不想让家人回到小时候艰苦的环境,所以我不断逼迫自己变得更好,不断给自己施加压力,一颗颗石头不断叠加,终于形成大山,压垮了我。

    小时候的房子是用铁皮搭起来的,30平米不到的地方有着要住下5口人——小叔、爷爷奶奶、我和我妈,我和我妈的房间只能摆的下一张小床和一个小柜子。而我几个月都见不到我爸一次,因为房子太小,根本住不下,他只能一直在工地住。

    那时只知道,半年左右家里就会来一个忘记长相的“陌生人”,每次只见几个小时,家里人告诉我,他叫“爸爸”。每次到了晚上只有一个钨丝灯泡发亮,房间里也只有一盏昏暗的台灯,5岁以前我都不知道一件事——房子里是可以很亮的。所以我小时候经常一到晚饭就跑去很远的特区报社,要我爷爷追着我去那里喂饭,因为那里,在晚上都可以很亮。

    家里也没有厕所,要上厕所只能穿过马路去公厕,而家旁边就是臭水沟。我家邻居是一位捡垃圾的老奶奶,而我则是经常跟着我奶奶去路边摆摊卖菜,这也导致人生中第一次住院——路边汽车尾气太多,导致铅中毒。

    6岁那年,爷爷奶奶被分配到了一套60平的安居房,那是我人生中最震撼的一次——第一次看到家里的墙可以那么白、第一次知道家可以那么大,那是一直生长在贫民窟的孩子从未见过的场景。我跑进厨房,躺在灶台上,笑着对家里人说:“这里好大,我以后可以睡在这里了。”我不知道那是灶台,因为从没想到灶台竟然可以是由瓷砖铺起来的。

    长大后,每当想起小时候的种种,就会产生莫名的悲哀和恐惧,我一定要让家里人远离当初的环境。

    甚至这种想法已经达到病态的偏执的程度,越长大,对自己要求就越高,不断地逼迫自己做各种有利的事情——不论喜或不喜。

    就这样,逐渐地连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也不知道了,连快乐的能力也逐渐地丧失,抑郁也就情有可原了。

    其实,我现在的生活已经超越了大多数人,我爸富裕了,我们家也算是小康家庭了,不敢说大富大贵,但是现在甚至到未来的房子、车子都可以不在我的担忧之列,我喜欢家里哪辆车、哪套房可以说任意挑选。

    父母和爷爷奶奶对我也非常的好,并没有给予我太多的压力,从小基本在“放养”式教育中成长起来。在大学里,担任着领导者身份,组织、团队各种群体都在接手管理,管理、演讲、比赛等等各方面不断地成功,奖学金、获奖证书拿到手软的地步,还有着让身边人都羡慕的女朋友。

    简单来说,身边人对我的标签是“人生赢家”。

    但,就是这些,让我的抑郁不断严重。因为获得的成功,是依靠着不断叠加的压力才得来的。各种成就是靠着半夜边哭边学,不断熬夜,压榨身体潜能换来的。身体的日渐虚弱,就很难集中精力做事、让自己胡思乱想,这也导致了抑郁、自杀的念头逐渐增多,甚至经常拿着刀对准手腕、站在窗边向下望去,试图尝试纵身一跃的感觉。

    抑郁症自杀的消息很多,大多数其实都没成功,自杀并不是做做样子吓唬身边人,而是理智和抑郁作斗争的结果。他们并不缺少物质,他们缺少的是让他们坚持去和抑郁抗争的理由。家庭美满、人生赢家、荣华富贵种种都不是抑郁不会发生、自杀念头不会涌现的理由,金·凯瑞、哥哥张国荣、乔任梁他们似乎都有着免疫抑郁症的理由。

    但是抱歉,抑郁真的无关名利、财富、家庭种种,每个人都可能抑郁。

    平时我掩饰得很好,这次终于由于压力过大精神决堤,在父母面前爆发了。

    我不断的砸床、被子发泄不知缘由的狂躁,砸完后又像是抽干了所有力气,拿被子盖住头后就瘫在床上一动不动,唯一的念头就是——我不想做任何事情,包括思考。父母看到我狂躁的举动后一定要把我抓起来问清楚原因,但得到的只有我嘶吼的喊出来“让我一个人静一静”,说了很多次,不断地重复。从愤怒的嘶吼到流着眼泪哀求,只有这一句话。

    我爸看到我崩溃后,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“你们年轻人就是压力少,没有经历风浪”“你承受的东西算什么?”“你现在就像个怪物一样”

    我想辩解、反驳,告诉他们我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压力,我为了不让自己骄傲,故意让自己经历了多少坎坷。

    但抑郁,让我所有念头刚一升起就烟消云散。不想、也不能做任何事情,是任何事!我了解沟通的重要性,我了解父母说的人生大道理,但我麻木了,变得没有思考的能力、甚至没有感情的能力。我只是浑身无力的看着天花板,没有做出任何反应,身体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样。

    我妈在一旁抓着我的手,一边说“儿子,你不要吓我,你这样是会得抑郁症的,那就是疯子,是要进精神病院的”我爸也一直在附和“你这样就是疯子,下次带你去找精神医生检查,是不是精神有问题”等到我用力咬着牙齿、撕扯着床单、硬生生靠着意志告诉他们缘由时,得到的回复只是“这是你自己的问题,你价值观都是扭曲的,我们干嘛要理解你?”

    没错,对于抑郁患者的理解大概是帮助克服抑郁最大的难关了。

    抑郁症真的不是疯子,不是怪物,需要的最多是药物治疗和疏导,如果连家人都认为抑郁症患者是疯子的话,那他比疯子还可悲,因为疯子起码可以在自己的世界快乐,而“被疯子”化的人则是被在一步步推向本可以逃离的极乐世界。

    抑郁症的世界其实很残酷,因为他会不受自己控制的,毫无缘由的崩溃。常人难以共情他们的世界,当取得荣誉、奖项的时候,常人或许都有着稍许的激动、欣慰,但我并没有。很多次,拿起各种证书、获得别人赞誉时,我并没有喜悦,只有着想要歇斯底里狂躁的欲望。

    抑郁的人,要的不是安慰、也不是说教。他们要的是一个在他们摔倒时,能笑着扶他们起来的人。他们并不怕黑暗,只是畏惧对于他们的嘲笑和讽刺的眼光。

    抑郁患者不是怪物、也不是疯子,他们只是渴望活下去的人,接纳和理解是挽救他们的基石,请多一些包容,他们只是无比渴望活着、却又无时无刻不想着死去的人。
最新案例

联系方式

公司地址:郑州市金水区东三街与红专路交叉南100米路东润华建设702室

电话:13592517310    QQ:2735039983

微信:13592517310

手机网站

手机网站

微信咨询

微信咨询

Copyright ©2017 www.mjxlzx.cn  All Rights Reserved.  郑州美景心理咨询有限公司  版权所有   豫ICP备17039614号-1   技术&推广支持:永易搜科技 网站地图